素花静开,我心安然

作者:学院学生会办公室 李亦睿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8-06-09     点击:23

自始以来,对花似乎就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情结。即便是瞬间的一种偶遇,也会让我的情感为之驻足、欣喜,亦或安静和释然。近几年,街上的花店逐渐多起来。

每次路过花店,种种或素净、或艳丽的花束都会让我想起三毛、荷西和花。

三毛是个向往自由、喜欢浪漫的女人。花,在她的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她喜欢花是因为她遇到了她喜欢和爱她的男人。只要心中有爱,一切都是美的,花当然不应缺席。

荷西懂她,即便在经济捉襟见肘、生活难以为继的时候,荷西也会投其所好的为三毛买最廉价的花束。在生活极其困难的境况下,荷西不顾一切的为三毛买花,这让三毛有些恼怒,但顷刻之后她却是无比感激和喜欢,以致于当时爆发的恼怒让她悔到了余生的骨子里。从后来三毛为纪念荷西所写的文章中,我们不难体会到三毛曾经的幸福。在他们的生活中,花,似乎早已超越了自身的价值而演变成一种爱和浪漫的语言。那些关于花的是是非非,恰恰是他们浪漫、美好情感的一种最为经典和透彻的交流与表述。

花,是造物主赐予人类的精灵。它会愉悦我们的身心,会给人一种别样的精神享受。源自一种内心共同的感受,人们总喜欢用采花、插画、送花等方式来表达或传送种种美好的情怀,或欢快喜悦、或成熟热忱、或纯粹真诚等。无论是从现实生活还是从众多文学作品和影视片段中,我们都不难感受到,爱花之人的内心必有春天般的明媚和温暖。

花,集浪漫、美丽、馨香于一体。在室外,它是大自然的经典装束,在室内它是陶冶性情的靓丽点缀。爱花的人热爱生活,热爱生活的人爱花。

我爱花完全是出于人们喜欢花的一种共性,这种喜欢并没有掺杂像三毛或其他文学作品表述的浪漫成分。在诸多来来去去的生命和阡陌红尘中,好花不常开的道理早已让情感逐渐归于现实和平淡,于是,便逐渐学会了随遇而安。闲暇之余养的花草,也是些朴素的花花草草,其中,没有姹紫嫣红的激情澎湃,也没有林花谢了春红的哀叹与悲凉,有的只是不让性情僵化或凝滞的小姿小彩。

时间久了,人和花草之间便产生了某种情感,淡淡的。侍花弄草犹如与君子相交,你不言,我不语,彼此之间没有波澜,相处却无比默契、和谐。

无论哪种花草都渴望得到大自然的阳光、空气和雨露。每年春季,待到大地复苏、绿意盎然后,公园和田野里摇曳的似锦繁花逐渐让人感觉室内三三两两的花草失去了原有的生气,室内的空间也随之局促起来,于是,我便将花花草草们全部置于楼下。在遭受一个冬季的禁锢后,大大小小的花草在夏季的阳光雨露下尽情地吐旧纳新,身姿格外舒展。每场雨过后,看到花草们带着晶莹的水珠在风中欢畅无比,内心便随之欢愉起来!

直到霜降前夕,公园和野外的花草相继衰落枯黄,绿色变得珍贵起来,我才会将楼下的花草整理一番后移居室内,并借机筛选性的增减花草的品种和数量。

善待花草,花草自然也会不负有心人。有的花草已经与我相伴近十年的光景。大型花草摆放在室内,给人的感受自然要比小花小草显得高大上,但适逢秋季增减花草的时候,因苦于室内难以置下,我就不得不忍痛割爱将几株大的花草送了朋友。

养花草的目的就是美化居家环境和修心养性。无论养什么花,只要自己喜欢,并且能够从中享受到养花的愉悦,目的也就达到了。所以养花是否成功,不在花的形体大小,也不在花的颜色是否艳丽,更不在其品性的高低,而是完全取决于养花人的一种心境。

心仪的花草需要置放于一个与之匹配的位置。就像做人一样,要想追求自身最大价值和意义,就必须找准并摆正自己的位置。养,仅仅是侍弄花草的一个方面,摆放的位置自然也不能忽视。具体放应该放在阳台、客厅、书房、卧室还是餐厅,应当根据居家布置的颜色、花草是否喜光、对人体是否有害、花草的大小以及盛花器皿的形体特征等因素综合考虑,但前提是环境必须干净整洁。将花草摆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既是对另一种生命的尊重,也是对花草利用价值的最大化发挥。同样一盆花草,放在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和一个脏乱差的环境,毋庸置疑,效果自然是天壤之别。位置找准了,居家摆设才会彰显层次感,花草才会绮丽、生姿、舒展。

如今,每天起床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喜水的花草浇水,周而复始,已渐渐成为一种习惯。在这种习惯里,一切仿佛都趋向成熟和安宁。

身着布衣棉衫,于素花素草间,餐淡饭饮粗茶,日子过得干净悠然,也好!

 

学校地址:四川省乐山市肖坝路222号    邮编:614000
版权所有:成都理工大学工程技术学院